????沈老爹将沈千婳的推测放在了心上,安排人手暗中调查了几日,果然让他发现了些许端倪。

????小皇帝的确去过京城郊外,在最可疑的一片林子里,沈府的小厮们发现了一间竹屋,竹屋中摆设整齐,打扫的很干净。

????竹屋中已经没人了,任何有用的信息都没留下,但眼尖的小厮却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精美的酒坛子,连忙抱回了沈府。

????这可是他们醉仙阁独有的酒坛子,上面还有老爷亲手画的什么楼够,独一无二!

????醉仙阁刚开张几日,卖出去的酒虽然不少,但大都流落在朝中官员的手中,偶尔也有富商买来喝,去向都很明确。

????这酒坛子怎么会在这儿?沈老爹眉头微蹙,怎么都想不出其中的缘由,但沈千婳瞧见这酒坛子便想明白了很多东西。

????桃花眼恐怕已经跟姜祍碰了面,但据小厮说,林子里并没有发生打斗的痕迹,两人竟然没有起冲突?

????沈千婳有些不敢置信,桃花眼弄死了姜祍的暗卫,打乱了他的谋划,他根本不可能就这么忍耐下来,可事实上,姜祍不但没把桃花眼怎么着,甚至身上还有酒味儿……他们竟然把酒言欢?!

????察觉到这一点,沈千婳的心情顿时不好了。之前她并不在意桃花眼的身份,只是觉得人有趣,交个朋友也无妨,可倘若这家伙跟姜祍暗中达成了什么协议,她不得不防。

????沈千婳跟沈老爹和沈千翎合计了这件事,三人最终决定先看看再说,万一这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没关系,一起弄死。

????定下策略之后,沈千婳又忙着折腾起面膜,常用的面膜纸有很多种,不过按照这里的条件来说,似乎也只有蚕丝材质的比较容易一些。

????大周的养蚕人很多,蚕丝的价格却并不便宜,始终只有顶尖的一部分人群才能穿得起绫罗绸缎。沈千婳并不担心成本问题,倘若面膜做出来放进千面阁,针对的目标人群依旧是那些贵妇贵女。

????沈千婳连着两日没出去,到了第三日,栖梧院迎来了不速之客。

????玄石终于不用再磨珍珠粉,冲出去酣畅淋漓……被揍了一顿,摔在地上半天没缓过劲儿来。

????穆佰慢吞吞的从房顶上落下来,满脸郁闷的看向沈千婳,“美人,我家被人抄了。”

????沈千婳:呵呵。

????“我现在无家可归,身无分文,连张床榻都没有,你好心分我半张如何?”穆佰说话的时候,一双桃花眼时常半弯着,像是一直带着笑,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。

????沈千婳没上当,斜着瞧他一眼,“不好,你还欠着钱没还呢,真要是还不起,我就把你卖进青/楼当小倌儿。”

????“……”穆佰干笑两声,“别着急嘛,我也没说还不起,先记上账,等哪天我撬了国库,一准还你。”

????沈千婳默默翻了个白眼,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,穆佰忍不住凑过来道:“你怎么不说话,之前让你考虑的事情,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不考虑,我对皇上爱得深沉,为他死去活来,为他肝肠寸断,”沈千婳瞥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,满带杀气道:“谁都拦不住!”

????穆佰简直惊呆了!他只不过两天没见着她而已,怎么就突然……小皇帝究竟对她做了什么?!

????穆佰一时搞不清她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,正想再问几句,便听她道:“真是可惜了,过不久我就入宫了,认识这么长时间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。”

????这么快就要入宫?!姜氏一族果然狡诈多端,可恶至极!

????穆佰的脸色不大好看,却还是补充道:“我叫穆佰,美人,你真要入宫?”

????“穆佰啊……好名字,木字暗卫?”沈千婳随口问道,穆佰下意识的点头应了,随后一怔,立即改口道,“什么暗卫,你可别瞎说,我可不是那种见不得光的家伙。”

????“唔,也是,”沈千婳道,“你是明面上的嘛,理解理解。”

????皇室和一些显贵氏族都会培养暗卫,比如大周皇室最为出名的玄字暗卫,以玄为姓,实力排行为名。

????沈千婳并不清楚穆佰的来历,但这个名字给她一种诡异的熟悉感,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。

????木字暗卫似乎比玄字暗卫更胜一筹,但……木字暗卫究竟隶属于谁?今儿怕是没机会再问出口。

????穆佰叹了口气,惆怅道:“你变坏了。”

????沈千婳呵呵一声,“还钱。”

????.

????初冬迎来第一场雪的时候,京城的秀女也准备入宫了。

????因着这一批秀女的身份特殊,皇宫里也搞得十分喜庆,氛围相当和睦。

????姜衽今年刚十七,按大周婚配的年龄来算,已经算是大龄未婚人口。跟他年纪差不多的七王,已经有了三个儿子,两个女儿,太后一心想要为他操劳,奈何姜衽似乎对这事不感兴趣,常常以政务繁忙为由,躲进暖阁求清净。

????这几日也是如此,凄清的后宫渐渐热闹起来,隔着老远都能听到莺歌燕语,姜祍皱着眉头让福业驱散她们,脸色并不好看。

????后宫无主,刚进宫的秀女们位份又都很低,唯一能走动的便是太后的慈宁宫,林媚儿仗着林家的势力,很快便在后宫拉拢了一批秀女,常常结伴而行,以她马首是瞻。

????隔日早上秀女们来请安,太后终于在百忙之中回过神来,挨个打量着姿容美好的秀女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沈家那丫头呢?”太后顿了顿,疑惑道:“她没跟你们一起进宫?”

????太后对沈千婳印象十分深刻,不单单是因为寿宴上那两瓶神奇的香水,更是因为她出身沈府。后宫暂时无主,也是她跟皇儿共同商议的决定,他们势力未稳,急着拉拢站队并不是好事,倒不如暂时以后宫牵制各方势力,也好给他们喘息之机。

????“您说的可是沈首辅的明珠?”林媚儿捏着帕子轻笑,“太后娘娘有所不知,沈首辅对女儿格外爱惜,舍不得她早早入宫,想再留她一段时日……”

????“胡闹!”太后蹙起眉头,不悦道:“舍不得女儿算是什么道理,被皇儿宠幸是她的福分,皇儿也是纵容,该入宫的时候不让她入宫,也不怕让别人传了闲话,丢了皇室的脸!”

????林媚儿顿了顿,她倒是不希望沈千婳早日入宫,最好是等到她有了子嗣傍身之后,沈千婳再进宫也不迟。于是她道:“沈大人也是爱女心切,皇上体谅臣子,实在是让人钦佩。”

????“哼,”太后冷笑一声,淡淡道:“都下去吧,以后无事不必来哀家这里,有空多想着怎么照顾皇上,莫让他劳累了身子。”

????“是。”众人这才退下,太后冷着脸站起来,带人直奔暖阁。

????姜祍正在处理奏折,蓦然听到太后驾到的消息,眉头倏然蹙紧,莫非是后宫出了什么事?暖阁并非谁都可以进来的,哪怕是太后,没有合适的理由,贸然进入暖阁也会被非议。

????“母后,您怎么来了?”姜祍起身迎了上去。

????太后脸色铁青,冷着脸道:“哀家问你,你是不是纵容沈家那丫头暂时不入宫?还说要等到她及笄……胡闹!简直胡闹!”

????“母后,这只是缓兵之计,儿臣的后宫又不缺女人,这些已经够多了。”姜祍有些头痛,当初他应下这件事的时候,便让人捂着,没敢告诉太后,没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,还是被翻了出来。

????姜祍并不缺女人,也不指望着沈千婳为他诞下子嗣,只是希望有一个借口盯着沈府的动作,拿捏住沈狐狸的命脉。

????大周经不起折腾,需要休养生息,所以纵然他察觉出七王有谋逆之心,也只是希望暗中解决,不要引得朝中动荡。

????能够暂时制衡沈狐狸,对他来说已是足够。

????太后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他,蹙眉道:“别跟哀家说这些,哀家只知道,你这样做丢了皇室的脸面,让我们大周皇室蒙羞!沈家那丫头必须入宫,马上进行册封仪式,绝对不能再耽搁下去!”

????姜祍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母后,这件事儿臣自有打算,请您莫要再插手。”

????“祍儿!”太后的脸色越发难看,纤瘦的手指捏成一团,指节泛白,“哀家亲手把你送到这个位置上,不是为了让你对臣子卑躬屈膝,更不是为了让你当个摆设,此事事关大周皇室声誉,由不得你胡闹!”

????姜祍脸色发沉,却又不想让母子之间闹得太过难看,低声道:“母后,儿臣知道了,会考虑您的想法,请您先回宫吧。”

????“皇儿你……你太令哀家失望了!”太后转身离开暖阁,抬手吩咐伺候的太监去请礼部的官员,册封仪式必须尽快准备,皇室尊严容不得践踏!

????皇儿年幼不懂事,她自当为他多谋划几分。

????午时过罢,一道旨意从宫里传了出来,召沈氏女入宫伴太后左右,半月后择吉日进行册封仪式。

????姜祍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迟了,派出去的人也没拦到,反而被沈老爹揪住狠狠收拾了一顿出气。

????沈老爹也着实生气,没想到搞定了小皇帝,还有太后这老女人跑来凑热闹,他的小花儿今年才十三,能下得去手的都是畜生!

????沈府的气氛顿时蒙上了一层阴霾,沈老爹眼睛发红,恨不得直接提刀砍进皇宫。

????该死的狗皇帝!

????一旁的沈千翎迟迟未曾说话,脸色阴沉沉的,接了圣旨便翻身上马,奔着城外去了。

????傍晚时分,京城郊外忽而传出一声炸响,紧接着一道噩耗传遍京城。

????先帝陵墓,裂了。

?

我们全家皆反派(穿书): 22.022(入V通知)阅读完毕!